素食的好处 素食菜谱 素食文化 素食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素食主义者 > 正文

纯素食主义者来啦

时间:2013-12-26 23: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素食吧 阅读:

提尔·诺瓦克的沙拉

动物权利运动想要阻止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物种压迫其他所有物种,这就像人权运动者试图阻止最强大的人压迫那些最弱势的人一样。动物权利运动者说,问题在于‘人类特权’,一种几乎被我们所有人滥用的特权。然而,他们所对抗的不公并不是整个人类统治机构(尽管一些运动人士认为那就是他们反对的东西)。更确切地说,(他们对抗的是)人类统治的一个重要方面:动物被我们当成资源的待遇——如食品、服装、娱乐和研究对象。动物会感觉到疼痛,会在乎自己的生死,所以它们的支持者说,我们应该把自己关怀的圈子拓出人类范畴,扩展到动物王国的其他地方。

根据动物权利理论,按照这种方式尊重动物权利将意味着废弃把它们用作资源的做法。所以我们必须全部成为纯素食主义者,既不吃动物,也不使用其他任何动物产品。但是,纯素食倡导者面临着一项艰巨的挑战,因为(相对于动物而言)我们大多数人都对人类有一种强烈的偏好。这使得让我们去同情非人类变得比较困难,所以我们不愿意放弃统治动物的好处——肉、蛋、奶酪、羊毛、毛皮和皮革,也不愿意用这些好处去换取豆腐、塑皮(塑料皮革)和动物解放。

面对这种惯性,一些人要求我们设身处地为被我们利用和屠杀的动物着想。乔纳森·萨福兰·弗尔在他的反工厂化养殖专著《吃动物》(2009)一书中将这种要求以外星人入侵的形式表达了出来:

如果有一天我们会遇到一种比我们自身更强大、更智慧的生命形式,而它们看待我们就像我们看待鱼儿一样,那么我们拿出什么理由才不会被吃掉呢?

假设我们对于利用动物习以为常是因为它们没有聪明或强大到足以反击我们。一个比我们更聪明、更强大的外星物种来到地球上,并且决定效仿我们来利用和屠杀人类。为什么他们不该用自己的技术和脑力优势把我们变成食品、服装、娱乐和研究对象,就像我们现在对动物做的那样呢?

当然,这是一个用科学幻想重新包装过的“黄金法则”——也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论点会引起人们共鸣是因为无论我们的成长环境多么世俗,大多数人都已经在成长过程的某一阶段获得了一种“施于人应为己所欲”的观点(译者:其实这就是上一谚语的逆否命题)。这样说来,如果我们想保持自己价值观的一致性,动物权利活动者说我们需要做纯素食主义者莫非是对的?

我们可能会反对说外星人的设想有一些误导性。它想让我们从动物的角度看问题,但却在保持人类文化信仰和认知能力的同时把我们放在了动物的位置上,想以此来含混其词。人类和非人类的体验之间当然有相似之处,特别是说到痛苦的时候,但是就好比阿道斯·赫胥黎《美丽新世界》(1932)中的爱普西隆阶层一样,爱普西隆被转基因设计成能够忍受低贱的生存,我们则假定在农场养殖并在屠宰场屠杀的牛、猪、羊和鸡不会感受到人类在相同场景下会感受到的恐惧和生死存亡的痛苦。这就是为什么外星人假想是一场骗局,也同样就是为什么把工厂化养殖比作大屠杀和奴役人类听起来很假。(译者:这里虽然是想论证含糊其辞,但听起来可能有点儿“强词夺理”,不过不用担心,这不是作者的主要观点,只是作者转述别人的某些逻辑。译者理解这段内容想说屠杀者与被屠杀者不可能/不会感同身受,但这是直接与外星人假想的基本出发点对立,不完全算是逻辑驳斥,结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听来貌似没有说服力。)

普及纯素食主义对于自由放养的野生动物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帮助

即便如此,如果动物想要避开痛苦并活下去——它们当然也会这样去做,那么把它们当作资源来利用就触犯了这些权益。考虑到人类对动物造成了这么多的苦难和死亡却给予他们如此可怜的回报,不可否认,对于这个星球上的大多数其他动物而言,我们人类可能也是凶残的入侵者。

所以,我对于外星人入侵这一设想的反对要更为彻底。如果我们想要认真地对待动物权益,那么上述类比的最大失败在于它恰恰低估了我们有多坏。当然,如果我们作为星球上优势动物的地位被取代,我们可能宁愿新的统治物种是纯素食主义者。但如果有着更先进技术和头脑的外星人来到了这里,而且他们决定按照这个星球上纯素食主义人类对待动物的方式来对待我们,我们将会陷入大麻烦。纯素食主义很难成为我们幸福的保障。

普及素食主义不会阻止修路、伐木、城市与城郊建设、环境污染、资源开采,以及其他形式的土地改造,这些土地改造杀死了数以十亿计的动物。那么纯素食主义究竟做了什么呢?从理论上讲,它结束了对活体动物的养殖、捕捉和利用,并阻止了一种被许多素食主义者称作最糟糕也最不可原谅的特别杀戮行为:为了将动物身体用作有形商品而进行的全球性杀戮。

整体上说,纯素食主义要求我们停止将动物用于娱乐、食品、药品检测和服装制作。如果纯素食主义普及开来,工厂化养殖和动物试验将宣告结束,这对被我们出于上述目的捕捉或饲养的动物来说将是绝好的消息。但是,除了阻止狩猎以外,普及纯素食主义对于自由放养的野生动物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帮助,狩猎对它们而言是最不紧要的问题。

位于瑞士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是世界上首个全球性的环保组织,他们说:

对威胁鸟类、哺乳类和两栖类物种的数据分析……显示它们所面临的最普遍威胁是由农业和林业活动驱动的栖息地破坏和退化。

畜牧业要为此负上很多责任,但它还远远算不上唯一的罪魁祸首。纯粹耕地的农民会在不经意间用农机具杀死昆虫、蜗牛、小型哺乳动物和其他动物,也会用农药刻意去杀死这些动物,而农药也经常会通过漂流和间接毒害无意中伤害野生动物。农民也允许猎人到自己的土地上来,为的是减少鹿和其他可能吃掉他们庄稼的“有害”物种的数量。引水灌溉会杀死鱼类,也会造成化肥和农药的泄露。我们用自己的汽车轧死动物。我们破坏动物的栖息地来建设自己的城市;我们开采资源,资源产地随后会变得不宜居住或者危险。我们的确没有碰过的“蛮荒之地”往往支离破碎,这些碎片无法提供动物做窝和外出觅食所需的空间,因而不能养活它们。

某些纯素食主义外星人可能会喜欢留下一些人类宠物,给我们取个名字,抱抱我们,还会喂我们吃素

如果我们星系间的强者降临在这里,而它们又对吃我们或吃与我们相伴的动物没有兴趣,那么它们可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抢夺我们的商店、住宅、农场、以及我们所有的水果、蔬菜、豆类、谷物仓库,还有纯素食者的便利产品。在不违反任何纯素食原则的前提下,纯素食外星人可以从我们这里偷走的食物数量将没有上限——纯素食主义道德观允许人类使用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能想到的所有植物性物质,而无须在乎结果会让多少动物饿死。外星人可能会造成人类所见最严重的饥荒,但这却与纯素食主义道德观完全一致。这是因为这饥荒完全可以归于“善意”的名义之下。外星人不会为了吃我们而故意杀害我们,(我们的死)反倒是因为他们想要我们的食物,同时也有能力把食物拿走——我们会挨饿将是一个可以预见却又在意料之外的副作用。我们可能会尝试反抗纯素食入侵者的这种大规模掠夺,但随后,它们就能以威胁到它们的生命为由毫不客气地杀了我们。这是因为在纯素食主义理论中,人类在自卫时杀死动物也是没罪的,哪怕是我们已经逛到了动物自己的领土上。

由于纯素食主义并不能阻止我们为了给自己腾出空间去破坏动物的栖息地,所以纯素食主义外星人也可以推倒我们的建筑,去修造符合它们那全星系设计美学的新建筑。它们可以把我们从自己的家园、企业和纯素食主义农场中驱逐出去并且不付补偿款,然后,它们可以竖起栅栏、隔音板和其他吓退人类的障碍,以阻止我们回来。对它们来说,我们将是威胁到它们纯素食食品供应的饥饿害虫,所以,如果我们靠得太近,它们甚至可能有正当理由捕杀我们。到那时,大部分人类将没有食物和住所,但纯素食的外星人却不必为此而失眠,因为这其中没有一点违背了任何纯素食原则。

根据纯素食外星人的城市需要多少土地来容纳外星纯素食餐厅、外星无政府主义书店和外星仓库阁楼,纯素食外星人不一定会为人类的生存保留一些土地。由于我们的栖息地无论如何都将被分割开来以适应外星人的需要,所以我们很难或者不可能重建自己的农业或者采集到足够的食物来维持生存。他们留给我们的任何栖息地无论如何都不会真正属于我们,因为一旦外星人想要增加自己的人口或者只是想要散居开来,纯素食主义无法阻止它们拿走更多的土地。

某些纯素食主义外星人可能会喜欢留下一些人类宠物,给我们取个名字,抱抱我们,还会喂我们吃素餐。即使是现在,宠物的所有权在动物权利中也是一个有争议的课题,但大多数动物权利活动家说,纯素食主义者养一些动物做家人没有关系,因为那些动物已经被驯化,他们在野外的结果是去受罪。如果纯素食外星人看到我们中的一些人无法独立生存,它们可以用类似的理由为饲养人类当宠物辩护。如果外星人是友善而有爱心的主人,当宠物没准儿是件相当合理的事儿,但缺点是它们可以给我们绝育,因为连善待动物组织都说纯素食者应该给他们的宠物绝育。当然,外星人会说这是为了我们自己好,因为如果放任我们自己繁衍,我们往往会人口过剩。

除了灭绝人类以外,我们做出的任何牺牲都是象征性的妥协

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并非所有的外星人都能靠吃以植物为主的食物长壮。一些外星人可能会不幸遭受不耐受、过敏、消化不良和病症的综合影响,也可能他们生活在没有充足植物材料来维持生存的恶劣气候下。可能会有许许多多的外星条件使得纯素食主义对它们中的一些人来说太过困难。当某些人就是无法遵循纯素食主义食谱的时候,纯素食主义道德观把这种情况当作例外处理,这就意味着可以允许某些外星人为了自身健康吃肉。例如,患有史-伦-奥三氏综合征的外星人不能合成足够自身需要的胆固醇,它们可能会受益于外界动物源性胆固醇。患有癫痫的外星人可能需要高脂肪、低碳水化合物的生酮饮食来控制癫痫的发作,但它们想要在不吃动物的情况下达到主要养分的正确均衡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它们正好也对大豆、面筋和坚果过敏,那就更没戏了。

那么出于以上这种目的,它们会杀哪些动物呢?既然纯素食主义外星人宣称自己是反物种差异主义者,它们如果把人类的生命看得比鹿、松鼠、鸽子、兔子或鱼等其他动物的生命更重就是不公正的歧视。因此,假如外星人无法耐受大豆、小麦、果糖、草酸盐或坚果,又假如它们住的地方没有太多的纯素食食品,它们就可以问心无愧地吃我们。

这样看来,一次纯素食外星人的入侵几乎可以在毁灭人类的同时把我们的痛苦和死亡合理解释为“意料之外”或者“不幸但却必要”,这就如同纯素食主义者现在对以植物为主的人类文明给非人类动物带来的危害进行合理化解释一样。总之,从外星人入侵得出的论据最终呈现给我们的是,人类无法在不超出纯素食主义者要求的前提下,将黄金法则始终如一地应用到动物王国的其他动物上去。主张动物权利的哲学家设定的是一个可能没有实际解决方案的问题。没错,非人类动物是有思想、有感觉、想要活下去的个体,但是想要校正人类与其他动物之间的力量平衡需要的远远不止是让人类放弃动物产品。我们将不得不停止给动物绝育,扭转我们对于动物栖息地的破坏和分裂,放弃农业和文明,在自身健康需要的时候也不吃动物,并且成为和平主义的食物采集者——绝不觅食其他动物需要的食物。即便如此,其他动物也不会从我们的存在中获得些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人认为动物权利的合理结论是人类灭绝。

黄金法则适用于人类,那是因为把它放在我们所有人之中并不一定是一个零和博弈。人类不同种族、性别和性取向之间的矛盾是社会文化问题,因而是可以改善的——没有内在原因决定不同肤色的男人和女人不能互惠互利地一起工作。然而,人类和其他物种之间的矛盾是遗传性的,也是不可避免的:我们的DNA与积累的知识和技术使我们成为目前这个星球上最聪明、最强大的物种,同时由于我们无法为了所有知觉生物的共同利益而与野生动物合作,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称霸。

中立在一个资源有限的世界中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拿走的每一样东西对于其他动物来说都是一样损失,而且因为我们要活着,要享受生活,也要繁衍生息(就像动物一样),所以只要我们在这里,我们就永远不能不为了自己的欲望而罔顾动物的欲望。我们可以为了非人类而放弃一些统治地位的奢侈享受,但是除了灭绝人类以外,我们做出的任何牺牲都是象征性的妥协,为的是自私地维护我们的基本立场。全球素食主义不会让我们与其他动物和谐生活——它只是那些象征性妥协中的一种。等到聪明、强大的外星人入侵我们星球的那一天,不管我们抱有什么样的道德观,我们最好希望它们完全不会想要像我们一样。

瑞斯·萨森
2013年1月22日

瑞斯·萨森是博客“让他们吃肉”的作者。他是一个主张女性有权选择人工流产的前素食主义者,现居伦敦。

(责任编辑:素食者)

百度搜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须要引入/include/dedeajax2.js -->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